[上一篇:读史札记·历史的视角与历史的共识]
[下一篇:教研随笔·适应性练习的适应与不适应]

读史札记·城邦里的个人

[ 2017.03.06 08:39 | 作者:赵文龙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城邦是古代的国家,是国家的早期形态。与后来的国家相比,城邦是小型的国家,疆域小、人口少,典型的“小国寡民”。怎样治理?具体形态差异很大,但是从本质上说无非两种形式,一种是能人治国贵族统治的寡头专制,另外一种便是大家拿主意做决定的古典民主。前者的例子比比皆是,东方西方国家起源的时候都是听大王的,肉食者谋之,能够分百姓一杯羹的就很不错了,大多是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的霸道,在这样的城邦里,天无二日,人分十等,天地君亲师,公侯伯子男,甚至士农工商,各安其位,各守其职,哪样的城邦里,有人但没有个人,更不存在个性,不在本文论题之内,从略。而另外一种形式却是物以希为贵,值得讨论思考。后者的典型代表是雅典,从梭伦到伯利克里,雅典的民主政治不断完善,雅典的民主政治已经成为高中学生应知必会的内容。在众多的历史事实之中,为什么选择雅典的民主政治作为中学生必修的内容,很显然,了解古代的民主有利于学生更好地认识现代民主。在2000多年前的雅典,民主――这个现代政治的必备特征,在公元前六世纪的雅典就已经以独特形式存在。当古代政治多数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时候,在雅典城邦里的公民却享有其他城邦所缺乏的民主政治,这样的政治确实引人关注。


如果你是一位雅典城的公民,你肯定有机会抽签参加公民大会对城邦的大事小情发表自己的意见。如果你因为参与政治活动而影响了收入,在伯利克里时代你还可以获得参政的津贴。你还可以将你不喜欢官员的名字刻在陶片上,如果大家都这样做,那个官员就会被驱逐出雅典城。你还可以走进法庭,成为陪审员参与雅典陪审法庭的审判。这样的个人,这样的城邦,让很多人对雅典的政治充满了羡慕。


但是你如果认为雅典城邦里的个人都会对这样民主政治感到满意自豪,你就大错特错了。不论是雅典城邦里的牛虻――鹑衣百结的苏格拉底,还是著有《理想国》的柏拉图,不论是写喜剧讽刺民主的阿里斯托芬,还是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的亚里士多德,这些大家十分熟悉的希腊名人,对雅典的民主都给予了批评。而更为伤心的是哪个整天在大街上和人辩论的苏格拉底,最终就是死于民主的审判。公元前399年坦然赴死的苏格拉底,用这样的方式提醒着后人不断地重新打量雅典城邦里的个人。


作为现代人,反思苏格拉底之死的时候,许多人不明白苏格拉底赴死的坦然。真正理解苏格拉底的就义,除了佩服苏格拉底的勇气之外,我更应该明白,在苏格拉底的时代,并没有鲜明的个人意识,个人的权力保障从来不是城邦政治的目标。个体服从于城邦,生是城邦人,死是城邦鬼才是每个人的价值观念。正是这样的观念流动于雅典城邦个人的血管里,才能让苏格拉底放弃逃跑的机会而从容赴死。如果还不明白这一点,我们听听苏格拉底是怎样的想的吧?


苏格拉底对劝他越狱逃跑的克里托说:“你那么聪明,竟然会忘记你的国家比你的父母和其他先祖更加珍贵,更加可敬,更加神圣,在诸神和全体理性人中间拥有更大的荣耀吗?你难道不明白应当比敬重父亲更加重视国家,应当比消除对父亲的怨恨更加快捷地消除对国家的怨恨吗?如果你不能说服你的国家,那么你就必须服从它的命令,耐心地接受它加诸你的任何惩罚,无论是是鞭笞还是监禁,对吗?如果国家要你去参战,你会负伤或战死,但你也一定要服从命令,这样做才是正确的。”


表面上看,苏格拉底的这段话说的酣畅淋漓,义正词严。在现代人的眼里,苏格拉底对城邦多么忠诚和多么依恋,多么爱国,子不嫌母丑,公民对国家应该绝对的忠诚。但在苏格拉底的时代,苏格拉底又能说些什么呢?在神佑城邦的时代,他能想到城邦的权力就是维护个人权力吗?如果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是一种典型的专制,而众人控制的雅典对不同于这个城邦众治的个体又何尝不是一种专制。寡头的城邦,个人没有自由,民主的雅典,又到哪里需求个人的自由。苏格拉底亏了不曾听从克里托的劝告,我们做一个假设,苏格拉底真的逃跑了,结果会怎么样呢?在苏格拉底的时代,苏格拉底绝对不可能逃走,即使越狱逃跑了,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当天地之大,没有个体存在的位置之时,城邦里的苏格拉底从容赴死也许是唯一的选择,因为那样的民主只有城邦的民主,并没有个人的民主,城邦里的个人只是依附城邦的个人,不能自外于城邦,这样的民主,对于个体来说,实际上也是一种专制。城邦里苏格拉底的悲剧与不是城邦里岳飞的悲剧没有多少区别,因为南宋的朝廷不会保证臣子个体的权利,而城邦里的民主其目的也不是维护个人的权利。


表面上看,雅典城邦里的民主与现代民主很象,但是也只是形式上的象,本质上截然不同,前者是维护城邦,而后者确是维护个体。雅典城邦里的个人特别是公民,表面民主自由,实际这样的民主自由与现代人根本不一样。正如贡斯当所说“在古代人那里,个人在公共事务中几乎永远是主权者,但在所有私人关系中却是奴隶。作为公民,他可以决定战争与和平;作为个人,他的所有行动都受到限制、监视与压制;作为集体组织的成员,他可以对执政官或上司进行审问、解职、谴责、剥夺财产、流放或处以死刑;作为集体组织的臣民,他也可能被自己所属的整体的专断意志褫夺身份,剥夺特权,放逐乃至处死”。


在现代社会,民主自由已经成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透视古代雅典城邦里的个人,我们应该明白,民主并非目的,只是手段,在民主的背后真正应该实现和保障的是个体自由,能否充分享有这样的自由关乎着你,关乎着我,关乎我们每一个个人,自然也关乎我们的未来。而这才是现代民主和古代民主的真正区别,也是民主要实现的目的和最终的归宿。

分类:其他| 部落: | 评论:1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588)

Tags:苏格拉底之死 雅典 城邦 个人

网友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只有登陆后才可以发表评论,请点击这里进行登陆!!!

导航

归档

日历

作者简介



 姓名:赵文龙
 学校:进修学校
 邮箱:wfyqlang@sina.com
 公告:相遇是一种缘分深浅皆不论 品茗为几分风雅甘苦须自尝 这厢有礼

最新回复    >>>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
  • 发表文章:154 篇
  • 上传相片:10 张
  • 回复总数:23 篇
  • 阅读总数:222920 次
  • RSS